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灵华乐》华乐娱乐 玄幻言情小说 灵华乐出柜

更新时间:2020-03-02 12:12:45

《灵华乐》华乐娱乐 玄幻言情小说 灵华乐出柜 连载中

《灵华乐》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草木春成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闻玄,崔逸臣

火爆新书《灵华乐》是草木春成所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闻玄,崔逸臣,书中主要讲述了: 闻玄本想溜着墙边儿进去内室,但袖子沉了一沉,他只好站住。袖子又一直被扯着往角落里去,闻玄只得跟过去。看来,公子是想听一听这两人的...展开

《灵华乐》免费试读

闻玄本想溜着墙边儿进去内室,但袖子沉了一沉,他只好站住。袖子又一直被扯着往角落里去,闻玄只得跟过去。看来,公子是想听一听这两人的对话啊。

飞枭:“少主,近日里可有再次尝试?”

崔逸臣:“不瞒您说,已经以三百活人为试,皆不成。”

“哪里不成?”

“这些活人畏死向生,贪财好色,破魂之后吸取寿期容易,但吸取灵力,实在太难。”

“哎!自那公子现世,我对灵华也甚好奇,方才从破魂术中改进出来,希望能积少成多,也吸取些灵华出来。现在看来,不要说灵华了,连灵力都积累不起来。”

“是的,是这样的。您可以是要再改进方法?”

“容我回去想想,若是从修士身上吸取呢?会不会速度更快一些?”

“可是,若在大量修士失踪,恐怕我崔氏不能全身而退。”

“是,少主,我们的大事只差一步,莫让区区灵华节外生枝。”

“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少主,我这次和卢氏交手,他们的实力不俗,恐怕攻破卢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们还是要多想想计策,尤其是挑拨孟氏与卢氏之间的矛盾,我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好。大事一毕,我即以你为我崔氏首席长老,统御四海。“

飞枭站起来说:“谢少主。”

“坐,坐。”

听到这里,闻玄便觉袖子又一沉,向里间疾步而去。

崔逸臣这屋子,设计得精巧,亭台楼阁间,移步换景,赏心悦目。闻玄只进来过几次,所以具体的卧房位置,也不记得了。

院子后面的仆侍和婆子们众多,但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紧张,一点声响都听不到,没有人讲话,连咳嗽都没有一声。

闻玄跟着袖子一直走,走过了长廊,又走过了几间大厢房,走过了竹林小径,又走过了几间大屋。

终于,在大屋后面的一间密室里,发现了崔逸臣的卧室。

一间书房的靠墙处摆有一尊石头盘龙,少年一眼就认定为机关所在。果然,打开之后,确为崔逸臣的密室。这密室里纤尘不染,所有的东西井井有条。

少年合上了密室的门,两个去了诀。

“这是多缺乏安全感啊,才会睡个觉都要在密室里。怕人杀他吗?”闻玄又开始念叨。

不等他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外边响起来,虽然隔着墙壁,但听得清清楚楚。

“阿臣,阿臣,你在吗?”

听到这个声音,闻玄的脸都快扭曲了。不是别人,正是如婳。这个女人,骗了他的信任,盗走婴孩,让他无颜见这位公子,正准备去抓住这个女人询问婴孩的下场,袖子又被抓住,少年冷峻地看着他。

“好吧,暂时放过她,不过婴孩我是一定要追回来的。现在救子安哥哥要紧。”闻玄以极细小的声音对少年说。

少年点了点头。

两人在密室里寻找了一番,没有什么收获,这密室中再也无密室,也没有发现密道。那如婳叫了一会儿没有人应,也就走了。

书架上的一排书引起了闻玄的注意,他翻开书册,记载的是都是某某人,寿期几何,后面还有一个时间。从记录中的时间来看,应该是十三年前就开始了。

闻玄一册一册翻看,发现这些册子是以时间顺序排列的。闻玄翻到书架最后一本,所载时间竟然就是昨天晚上。

闻玄轻轻叫了叫:“公子,快来看。”

那少年也翻了几本,又从后面翻了几本,看到昨天晚上的记载是:方长海,寿期40。

少年也摇了摇头,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是过目不忘吗?且先记着就好。“

少年没有理他,抬脚往出走。

闻玄跟着往出去,一边走一边说,“咱们出去吧,估计密道、暗门什么的,不在这里。这个家伙那么怕死,没有安全感,怎么会把牢狱的入口设在自己卧房呢?”

两人出了密室,捏了隐身诀,又往后走,院子最深处是一大片树林,而且是杂木,什么树都有。

闻玄嘟囔着:“这个家伙这么讲究,怎么后院乱七八糟的。少年也蹙眉想了想,便提着闻玄的袖子在后院仔仔细细地寻找起来。

在一片杂草丛生角落,有十几棵桑树,少年站在那里半响,没有挪动脚步。闻玄觉得自己的袖子很久没有移动了,便拽了拽袖子。

随后,那种酥麻的感觉再次出现,少年在闻玄的手心里写了一个字:阵。

闻玄轻声说:“公子,你是说,这几棵桑树是一个阵法?”

袖子沉了沉。

闻玄喜道:“那太好了,不用从池塘爬出爬进了。你破阵吧,我就地坐一会儿。”

说着,闻玄便找个了草深之处,靠在树身上坐了下来。

但他屁股还没有坐热,便觉得袖子一沉,随后袖子上传来向前的力量。

闻玄被拽着在那十几棵桑树间绕来绕去,不知绕了几个奇怪的路线形状后,面前竟然不再是墙,而是一条通道。

而自己刚才踩过的草,竟然没有一棵倒下,完全看不出有人走过的样子。

闻玄心想,“还好啊,带了这位公子,真是捡到宝贝了。”

沿着那条道路一直走,很快,便看到了一幅黑漆的大门,少年与闻玄将门轻轻开了一条缝,溜了进去。

进了门之后,是一个小院子,穿过那小院,便能看到一个小屋。

少年推门进屋,脸色稍变。

屋里不是别处,正是那水牢里突出的平台。

阿福依然坐在平台上,神情有些呆滞。

没有蛇。

水牢里绑了三个人,但都只用普通的绳索捆住,三个人的头都已经剖开,其中一个的身体被剖开了一半,血色浓重,整个水牢里的水都呈现着暗红色,血腥味浓重。

附近的老鼠正在啃噬着这三个人的身体,老鼠们似乎并不着急,享用着美味,过一了会儿,就只剩下被捆绑的手和脚,其它的部分,连个骨头渣都不剩了。

阿福依然呆呆地,望着这些人被吃光。

而目睹了这一幕的少年和闻玄,心里异常沉重。

崔逸臣到底要干什么?这样暴戾残忍地对待平民,实在是有违修士的最基础原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