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师要恋爱》我家天师要离婚 耽美狼 天师要恋爱Size Queen

更新时间:2020-06-02 08:05:50

《天师要恋爱》我家天师要离婚 耽美狼 天师要恋爱Size Queen 连载中

《天师要恋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小阿飘飘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遇羽,谭君杰

《天师要恋爱》是小阿飘飘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天师要恋爱》精彩章节节选: 多次尝试失败把安夏清本就不多的士气打击的更是所剩无几。她此时跟咸鱼一样躺在草坪上满脸的绝望。 遇羽还是端坐在那里,无论如何他都不...展开

《天师要恋爱》免费试读

多次尝试失败把安夏清本就不多的士气打击的更是所剩无几。她此时跟咸鱼一样躺在草坪上满脸的绝望。

遇羽还是端坐在那里,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把自己弄的太狼狈。搜肠刮肚的想了半天遇羽开口道:“不要心急,今日就练到这里吧。”

安夏清在他们面前早就没了所谓的形象和包袱。自顾自的在草上滚了几圈,卷了一身的草芽然后起身要跟遇羽回村里。

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出于什么心思把自己弄的如此狼狈。遇羽有些嫌弃伸手一点一点的择她身上的草芽,最后还为她理了理头发。

看着好些了说:“走吧。”遇羽看着安夏清呆愣在原地的模样笑了起来,他生出了想要牵她的手的想法。

却还是生生憋了回去,安夏清自己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脑袋上乱糟糟的刘海吐了一口气正好吹起了头发,鼓鼓的脸看起来很是可爱。

看到这番光景遇羽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揉揉她的脑袋。

安夏清僵在了那里,她还是第一次被自己家人以外的人摸头。她身边的朋友对头有着深深的执念觉着摸头就是侮辱人,就是替别人整理头发都格外小心。

安夏清有些别扭,但没有甩开遇羽的手。非常不自在的等着遇羽给自己整理完头发。

这几日她都观察到遇羽的变化,虽然那张嘴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但是就是有种微妙的变化在两人的感情中。

以前自己走到哪里都有谭君杰陪着,除了睡觉谭君杰几乎寸步不离,生怕安夏清出个问题和事故。

但甘露之变后这些都渐渐替换成了遇羽,昨日发生的事更是让遇羽紧跟自己不让任何人靠近自己。

这种照顾放在谭君杰身上并未感觉到别扭,可遇羽这般就让安夏清有点难以适应。

她也仔细想过自己在这件事上的“双标”,细想过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她把谭君杰当哥哥,把遇羽当异性。

闹心。

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村里到了晌午就热闹起来。各家大人都会站在门口大喊自己在外不着家的孩子回来吃饭。

学堂里的孩子手里拿着书一路之乎者也的念叨着回家。

“还挺用功啊。”

安夏清经过一个孩子身边,见他气质不凡看着不像是个这么大的孩子,心生好奇上前去问:“你叫什么呀?”

那孩子圆圆溜溜的大眼转了一圈,看安夏清眼生没敢和她搭话。

他记得家里的老人说过,看着脸生的多半都是山上下来的神仙,各个法力无边弄死他们这种不听话的孩子绰绰有余。

那孩子看了看安夏清又看看她身后的遇羽,吓得哇的哭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我很听话别杀我!娘!救命啊!”

安夏清头一次没干什么就吓哭小孩很是无奈,上前抱他也不是干看着也不是。

小孩的哭声震天动地,又正是晌午回家的时节。人都聚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安慰小孩,却没有说安夏清和遇羽的不是。

突然人群里挤进来了一个女人,看着地上不停哭的孩子立马上前抱在怀里低声安慰了一句,那小孩立刻就不哭了。

女人觉的很抱歉,十分不好意思的抱着孩子说:“海生喜欢哭,天师别怪罪。”

安夏清拜拜手,尴尬的笑着:“是我吓着他了,没事就好,晌午了回家吃饭吧。”

女人点点头领着海生回了家。

周围的热心村民看着海生跟着他母亲离开的声音说:“母子命可真苦啊。”

“怎么了?”安夏清侧头问。

那村民也不怕,一脸兴趣的谈论着别人家的事,边说边觉得惋惜:“海生他们母子俩是在谷口找到的。娘俩来这里一个月,人生地不熟的。海生他爹在去年病死了。”

“原来的村里人都瞧不起母子俩时常欺负他们。走投无路的四处辗转就到这里了。村长一心软就给带到村里了,找了地方给安顿了下来。”

“海生也听话,学堂的先生经常夸他天资聪颖,就是这胆子太小了,估计也是别人欺负的了。哎~”

听了一耳朵的别人家常,安夏清头一次觉得圣人心中的大家到底从何而来。

不过眼下都不是她应该担心的。

入气还是一个屏障,如何都不能感受到遇羽所说的那种奇异感。假如不能入气,那么自己在修仙这条路上也就废了。

自己如何能突破这个障碍,遇羽口中的用心参透到底是怎么个参透。

大概安夏清天生心里藏不住事,脸上写着我有烦恼很烦别理我。一路上村民看着两位一个面色不好一个靠近一点就觉得冷的人,都自动的退避三舍。

只有一两个熟悉遇羽的人上前拉扯:“羽天师今日来我家留宿吧。刚采了野果甜的很,贱内学了点新菜您要不要来尝尝。”

好不容易脱离人堆的谭君杰,见到安夏清就跟见到亲娘一样故作委屈的模样一步步走到他身边求抱。

遇羽一把横在二人中间,护犊子一样对谭君杰说:“滚远点。”

“师兄你...我....”谭君杰委屈的泪汪汪,我不出个所以然来就自己黯然神伤去了。

眼下最吵的走了,遇羽带着安夏清去村民家问:“还在忧心?”

安夏清点点头,身后的谭君杰一听安夏清在担心什么立马满血复活过来凑热闹:“忧心什么?告诉我,我替你解决。”

安夏清叹了口气说:“我无法入气如何都摸索不透。”

谭君杰皱眉:“才不过开仙脉一天,就这般着急学入气啊。我当时足足休息了一个月。”

安夏清给了谭君杰一个看废物的眼神,近墨者黑她几乎学会了遇羽补刀的能力:“我已经不把你修仙的经历当作参考了。”

她觉得程度还不够又补一句:“你是相当的废啊。”

谭君杰:“.....”抱我走吧。

遇羽开口分享了自己:“入气只是时间问题,就如学骑马一样,没有人一辈子学不会,只有半途而废不愿学的。”

“师弟这般懒散却还是在一年内入了气,你天资不算愚笨不必担心。没有谁是开仙脉第一天就学会入气的。”

“有!怎么没有啊。”谭君杰张口要说被遇羽一个眼神给杀回去了。

他也只能把那个人的名字给咽了下来,在一旁装透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