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妃命天女》重生之娶个天女当老婆 801 重生之妃命天女BI

更新时间:2021-01-29 08:01:53

《重生之妃命天女》重生之娶个天女当老婆 801 重生之妃命天女BI 连载中

《重生之妃命天女》

来源:作者:一条长翅膀的鱼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金光寺,逢真

完结小说《重生之妃命天女》是一条长翅膀的鱼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金光寺,逢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到底是秋月警醒,她觉得气氛不对,忙上前道:“王妃...展开

《重生之妃命天女》免费试读

到底是秋月警醒,她觉得气氛不对,忙上前道:“王妃娘娘来了,还不过来行礼。”

这一句话如醍醐灌顶,梅香真儿吓了一跳,忙跪下:“参见王妃!”

“娘亲!”云阳伸了个懒腰,脸红腮软,似乎刚醒。

“我儿没事吧?”王妃近前关切地,这是她一贯的台词。

“没呢!”云阳甜甜一笑,眼波宛转:“娘亲,只是孩儿一天到晚闷在楼内,都快疯了,娘亲,孩儿就不能出去走一走吗?”云阳想把那事变成合法。

“女孩子家家的,不在家里,在哪里,这么多年你还没习惯么?”王妃有点责怪地,这还是以前的云阳么。

“娘亲!”云阳撒娇,这个以后可能想起来会有些恶心,不过管它呢,先将王妃搞掂再说。

“王爷驾到!”外面一叠声传来。

云阳一惊,偏这个时候过来,怎么那么巧,现在自已这么躺在床上也有些不合时宜了。

她忙下了床,头发还是披着的。

王妃则面朝门外。

秋月等一干奴婢已跪下了。

王爷急匆匆地进来,脸色十分不好看,一进门便道:“云阳,你回来了么?”

云阳一惊,心扑通地跳了几下,手不由自主地捏紧了,这个事情自已是做得相当紧密的,王爷怎么知道。

这时,从王爷身后转出一个人,是逢真:“郡主,王爷今天到这儿已是第二次了,因二小姐说要去金光寺给王爷祈福,小的便来请郡主,谁想找遍了整个王府郡主都不见,小的便禀报了二小姐。”后面的话没说下去,大约是成宝儿又告诉了王爷。

又是那个成宝儿,本郡主同你有仇,这身体和你不还是两姐妹吗。

云阳嘟着嘴站着,眼里有一丝埋怨的光线射出。

成王爷朝女儿一望,那眼神尽收心底,不由得动了气,做错了事也不知悔改,倒还要怨恨她人。

“云儿,女孩子家,到处乱走像什么话,这可是冒犯了家规。”成王爷抬出了家规,不是王妃在此,他恐怕早就用上了。

云阳没办法,便跪了下来,道:“女儿愿罚!只是,女儿为什么不能外出呢?”她抬起眼看着王爷,眼神里尽是倔强。

王爷见她这么一问,心里便动了气,再仔细将她看了一下,头发垂到了地上,一双大大的男人鞋,鞋上还沾着枝枝叶叶,不由得大怒,脸色也红得发紫,也不再同她讲话,只对逢真道:“来呀!叫人上来,把这个忤逆子给我按住,打二十大板。”

云阳吓了一跳,又打呀!忙站起道:“成王爷,我不是你的女儿,也不受你的什么家规,你将我逐出王府吧?”如此家法,如此囚禁,是个人都过不下去了。

成王爷听了这一句,不禁更恼了,这是什么话,一句话和着怒气从心里喷到了嘴边:“给我重重地打!”

下人忙将云阳按住,有人搬来一把长凳子,有人拿板子去了。

王妃一吓,花容失色,忙上前跪下,哭着说:“王爷,打不得,上次云儿差点去了,再来这么一次,还不知怎样呢?”

王爷已是怒极,顺带着连王妃也怪罪起来,他瞪着王妃:“这女儿本王今天就管定了,这一向就是听你的话惯了她了,以至于她无法无天,你知道她去的哪里,围场,哪是什么地方,她也敢去。”原来上一次云阳出去他就知道,只是没说,这一次又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何况成宝儿也知道了,要是成王爷的女儿都这样,传出去,他成王还有什么脸面,成王府的规矩何存。

王妃听了这话,心内一凉,王爷的语调竟这么凉,竟像以前一个样了。

“二小姐来了!”下人来报。

跪在地上的王妃的手不自主地抖了一下,这时她来必没什么好事,再说王爷本就要拿云阳作法以管束女儿,她一来,这情都没法求了,因此心内暗暗着急。

淡脂轻粉,成宝儿今天打扮得也素淡得多了,不过更显娇俏,这是云阳的妆法,她也学到了,这一向,铅粉也丢了,注重起皮肤的保养来了。

“宝儿,你怎么来啦!”王爷的脸上丝毫没有笑容,想必这是在生云阳的气。

“父王!”成宝儿一进来便笑盈盈向王爷撒着娇:“父王,孩儿是来找姐姐的,孩儿不是要父王将姐姐找到,让姐姐同孩儿一起去金光寺为父王祈福吗?”

成王爷微微地笑了笑,有着父亲的慈祥,这个女儿上次虽然将事情闹大,可是这一向都中规中矩,父母对儿女的心只是恨铁不成钢,那是心急,并没有绝对的仇恨,所以成王爷把前段时间嫌恶的心去了一大半,更兼得成宝儿又要上金光寺替自已祈福,而云阳,自已这个最心疼的女儿,竟然连句话都没有,还在这时到外面惹事,因此一比较,心里便不舒服。

成王爷道:“宝儿,还是你想着你父王,哪像你姐姐,这么大了还要父王Cao心。”这么一说,那心却慢慢平静了下来,但看到成宝儿在此,又怕她以后也有样学样,再说,话已发出去了,也不好收回,这么一想,便狠下心来道:“给我打,狠狠地打!”一面给逢真使了个眼色。

逢真会意,便走到前面咬着那两个家丁的耳朵说了一说,家丁点了点头,板子一挥,便打了下去。

王妃急行不行,忙上前拉着,对王爷道:“王爷,你要打就打我吧,不要再打我的女儿啦!”

“来人啦!将王妃拉开!”看样子,王爷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了。

“哎呀!娘亲,别求了,求也没有,打吧,反正不是没打过!”云阳在板凳上说了一句。

“什么!”王爷只差没跳起来,这是个什么女儿。

一声“打!”那板子像雨点似的往下落。

“啊!”这是第一板子下去云阳的反应。

“呀!”这是第二板子下去的反应。

“嗯!”这是第三板子下去。

最后没声音了,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云儿!”王妃大哭起来,她身子都抖起来,手帕子落到地上,绛红色的,上头还绣着几朵牡丹,娇艳欲滴,梅香站在一旁,呆呆地立着,忘记了捡,秋月忙上前。

“别哭!没么子事!”云阳悠闲地在板凳上开腔了:“不是很疼的,娘亲,很可能是上次那个地方打木了,没知觉了,要不,就是生老茧了。”她很是作了一番分析,想必她刚才没作声就是在想这些问题。

“云儿,你不是打傻了吧!”那一声声的板子声像打在王妃心尖儿上,可是奇怪云阳怎么不痛,看起来又不像是装的。

两个打板子的家人倒在那里埋怨开了,这个板子不好打,又要打得响,又要打得不痛,那力道尽散在手上了,二十大板下来,两只手六七天是动不了的,又不能加工钱,哎!给王爷家干活真是冤枉,谁让人家是郡主呢。

成王爷在关注着事情的发展,他只是想做做样子,把云阳吓一吓,把宝儿镇一镇,顺便以告诫家人,他成王连最心疼的女儿都不轻饶,谁还敢乱来,可是云阳这一句话戳穿了他的谎言,他讪讪地坐着,脸上极不自然。

成宝儿早就看出了端倪,那板子是举得高,却落得轻,有几次连衣服都没带动,她心知这是父王安排的好戏,不过是杀鸡给猴看,给其他人尤其是自已以警示,这么一想,那心里便舒服起来,这个云阳,到底有什么好的,父王竟对她这样,可是现在,既然这样,为什么自已不乐得作一个人情,因想了想,便使了个眼色给站在一旁的锦儿。

锦儿跟在二小姐身边已有多年,二小姐有什么心思她没有猜不到的,当下便悄悄地溜出去,直往浣纱院去了。

云阳还倒卧在板凳上,那板子还是往下落着,梅香,秋月,幽兰,真儿,红玉都看得珠泪涟涟的,因一齐跪在那里求情,Chun花站在一旁,心里却没什么触动,自从上次云阳郡主醒来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首先就把自已给疏远了,自已倒巴不得她被打呢,但看到众人都求了情,自已不求好像过意不去,于是便也跪了下来。

梅香还没说话,那泪珠便先滚了一脸,嘴唇哆嗦着,心里底气首先就不够:“王……爷,请您放过郡主吧,这不是郡主的错,都是奴婢的错,郡主到外面去都是奴婢陪着的,郡主不知道不可以出府奴婢知道,但奴婢没有告诉王爷王妃,而竟然陪郡主出去,请责罚奴婢吧,奴婢愿代郡主受罚。”后面的话越说越顺溜,这几天的相处,梅香和云阳已建立起一种一不是主仆而近似于姐妹的关系了,平时,梅香看到王爷是大气儿都不敢出的,如今她想都没想,只看到云阳这个样子,便豁出去了。

秋月在一旁,见到梅香这样一说,那胆气儿自然壮了起来,也道:“王爷,郡主出去这事奴婢也是知道的,奴婢也有罪,请王爷责罚。”

真儿,幽兰,红玉也正要说,王爷一挥手,不耐烦地道:“主子有罪,奴才当然要受罚,这些事,就让……”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