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凤邪皇》邪皇打得过绝无神吗 蕾丝 神凤邪皇总攻

更新时间:2021-02-12 04:01:30

《神凤邪皇》邪皇打得过绝无神吗 蕾丝 神凤邪皇总攻 连载中

《神凤邪皇》

来源:作者:三河01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明眉,张可

经典小说《神凤邪皇》由三河01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明眉,张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12一见钟情 秦川一直在外面,安安静静的,大...展开

《神凤邪皇》免费试读

12一见钟情

秦川一直在外面,安安静静的,大约他的一生里难得有这般安静的时刻吧?后来他感觉她渐渐停歇了,但很奇怪的是随即又躁动起来,这丫头在干嘛?他正疑惑转身欲一探究竟,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句问话,脚下没站稳一个踉跄,幸好及时抓住石壁上的藤蔓才没栽倒。

火儿听见外面有声响,心下一喜,可见那人没回答自己,又不知死活地问:“喂,多管闲事的那位,你到底还活着不?”

秦川一脸黑线地进去,知道问的是他,阴恻恻地答:“有你惦记着,想死也死不了!”

火儿看见来人,洞内光线不足,尤其那人逆着光,看不清容貌,那声音阴森森的也不像那个少年,可年龄上好像差不多。她攥着手指纠结着分析了半晌,终究也没辨认出到底眼前人是不是那个少年。于是她又攥着手指纠结了半晌,最终又问了一句来确定自己的猜测:“你救了我?”

秦川听了眉毛一挑,自己是不是太不值了?不过看着她满身的伤痕也没说什么,只打趣道:“唉,看来以后不能多管闲事啊,救了人可人家还觉得是多管闲事,真划不来。”

这回火儿终于确定了,可觉得这人当时奋不顾身可如今竟也这般小气,一点亏都不肯吃,没度量。因此故意作对:“本来就是多管闲事,你认识我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咱们有几根毛线的关系?你这么卖力地救我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你你……”秦川肺都气炸了,觉得自己一定是瞎了狗眼才会救这么个没心没肺不可理喻的家伙,突然脑海灵光一闪,道:“当然是别有用心啦,上官火儿小姐听说最近比较值钱。”

“是哦。”火儿点点头,继而又不满,大约觉得那价码定得低了。道:“你应该再等等,过阵子还会涨的。”

“是啊,”秦川表示赞同,“你看那猪肉就一直涨啊一直涨,没跌过。”

“咳咳……”猪猪猪、猪肉?丫的拿我跟猪比?有有有、有我这么漂亮的猪吗?她一急就咳嗽起来,咳得泪眼汪汪的,那眼睛本就哭得红红肿肿,这会儿更是五颜六色好看极了。更要命的是一咳嗽牵动全身,也不知道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只觉所有骨头都散架了,所有的肉都震碎了,一碰就会粉身碎骨。

“喂,你最好不要动,养伤要平心静气。”秦川见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终于良心发现于心不忍了。

“话说我这身伤是怎么回事?”折腾了好一阵子终于平静下来的火儿问,她记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最多舌头可能掉了一截,可是现在舌头好好的,可除了舌头外的地方都坏坏的,像被啃掉一截一样。于是她有坏心猜测:“你是不是打不过那人于是拿我当肉盾了?”

秦川深深地看着她,一直看得火儿浑身不舒服才缓缓道:“是的。”

这一番坦白果然赢得火儿大大的白眼,唉,现在身体不能动,只有眼睛有点杀伤力的说。

“先吃点吧,山中的果子,味道还不错。”秦川也不管她,也没看见他什么动作,手上就出现了几个火红火红的果子。

火儿一生对红色最没有抵抗力,眼睛滴溜溜地盯着那果子,顿时觉得全身每个细胞都饥渴万分,她咽了咽口水,恨不得立马吞下去。有心去接,可是手实在伸不起来,又不好意思叫他喂给自己。

秦川见她模样顿时就明白了,皱眉道:“不喜欢?那就没办法了,这里就这个可以吃,要不你忍忍,等伤好了些再去远点的地方?”

火儿一听就急了,嘴巴张了张可话到嘴边实在没脸说出口,只能拼命忍啊忍,安慰自己其实只是比较好看而已,一定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难吃得要死,嗯,就是这样!她怕自己抵制不住诱惑,于是转过头不去看那诱惑无比的果子。

秦川见她明明想吃却又死命抵制的模样不禁轻笑出声。火儿听了转头怒目而视,不想嘴里却被塞了块果肉,一股清浅却又悠远的醇香塞满她的口舌,甜而不腻的汁液滋润着干涩的喉咙。

只要有得吃就是乖宝宝的火儿立刻乖乖的。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对哦,没人争吃的了。这么一想,什么胃口都没了,清甜的果子似乎苦涩难以下咽。如果,如果用全世界的美食可以换你回来,那么我愿意走遍天涯海角为你寻找,只要你还能回来……

秦川见她这副模样也没去打扰,只是静静地守在一边,有些事,自己想通比较好。

“喂,你为什么救我?明明打不过他,当时逃的话他根本不会管你。”半晌,火儿幽幽地问。

“真话还是假话?”秦川突然转过头,冲她贼贼一笑。

“当然是真话,谁对假话感兴趣?”她呆了一下,秦川爽朗阳光的笑,有那么一瞬间刺伤了她的眼,那似曾相识的笑意,让她心中又是一痛。

“说实话吧,”秦川凑到她面前,明眉秀目,华光灼灼,“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被你吸引了。”

秦川见她没反应,自觉不够煽情,于是又道:“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女子,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你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都让人觉得如浴Chun风三千,如入桃林深涧。你只一回头,朱唇轻启,吹来了彩虹之巅的光彩,真可谓音容绝代风华,身姿娇比蒹葭……”

“说真话!”虽然知道他说得是假话,但是她还是不自觉红了脸,别过头不想被他看见。

“真话啊,”秦川眼底笑意更浓了,拜托,我都快受不了了诶,要是你还能坚持的话少爷我就佩服你!他满意地看着火儿脸上诡异的红晕,点点头,坐回一边,随意而慵懒地说,“你不觉得临阵脱逃很没面子吗?”

“我觉得小命重要些。”火儿喃喃道。

“肤浅!”秦川狠狠地鄙视了她,然后说,“当然有比小命重要的!”

“哦。”她想到了小猫。

“比如我的小命肯定比你的小命重要些,你觉得呢?”秦川恬不知耻地反问。

火儿这回压根没理他。

“我只是觉得如果当时一走了之弃你不顾的话,可能我一辈子都没办法抬起头做人。”他也不理火儿,自顾自地说,“虽然这个世界靠拳头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有理,但总有些原则是应该坚持的。比如锄强扶弱,你说呢?”他偏头看火儿。

“哦。”火儿勉强给了一个回应。

“而且我的武学走的是至刚至阳之道,要求坚守本心一以贯之此心不渝始终如一。哪怕有一丁点儿瑕疵也会有所影响。”他又瞄了她一眼,懒洋洋地说,“为了你受影响,实在划不来。”

您随手的收藏,是对三河最大的支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