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鬼玺阴兵》鬼玺有几个 免费阅读 鬼玺阴兵女王受

鬼玺阴兵

王吻 著

现代言情 连载中

主角是王吻,蒙译的小说《鬼玺阴兵》此文是王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再次遭遇唐军的时候,是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我们

|更新:2021-03-17 00:03: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王吻,蒙译的小说《鬼玺阴兵》此文是王吻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再次遭遇唐军的时候,是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我们

《鬼玺阴兵》免费试读

再次遭遇唐军的时候,是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我们寄宿在一家农户,憨厚的农家显得很热情,见我患伤还特意赶几趟马车去附近的城镇帮王伯抓草药。

数年战乱一般农户家里的存粮都不是很多。简短几日我们几乎吃光了农户家里所有的存粮,见此情形我们又不得不继续赶路。好在我在这几日的疗养中也康复不少,可以自行走动了。然而就在我们向农家言明去意后的第二天,这个憨厚的农家汉却领着一队官兵将屋子围的水泄不通。

早晨王吻和蒙译还在争论着去扬州还是去宿水镇的事情。一个全身扎满箭矢的兵卒忽然冲进屋子,用虚弱且颤抖的声音告诉我们:“官兵已经包围了屋子”。说完他就倒在自己的血泊里已然死去。

众人惊讶,马上俯到窗前探视。蒙译见站在敌阵里的竟是昨晚还拿了自己银子,说要去镇里给他们买干粮的农户,紧握的拳头发出咯咯的声响。那天的我,还沉痛在丧父的悲伤里不想多闻问世事,就一直埋头作睡。王伯小心翼翼地在给我换着药,听闻官兵包围了屋子,也慌了心神手一颤碰到了伤口。陡然的痛疼让我无措的吼了一声,再无心思卧于榻上。

我一颠一颠走到房外,见大家都沉默地邹紧眉头,竟有些自责感。毕竟是自己连累了大家。屋子忽然很静,静的让人生慌,我扶着门框去看蒙译,蒙译侧在窗户边斜视着屋外的敌人。我刚好可以看清他脸上那道刀疤,刀疤成一个弧形弯在脸上,我忽然很疑惑究竟是怎样的兵刃能造成这样的疤痕呢?

“大家不要再犹豫了,等更多的官兵赶来什么都晚了。”陈平忽然站起来,显然他是想到了什么突围的方法,只是他的方法大家似乎不能接受,屋子里一片寂静。

“还是让我去吧!我多少也能多挨几刀。”骆慧忽然站到陈平跟前和他抢着什么职务。

“不行,这里只有我和你家小姐体型相仿,待我穿上小姐的衣服带四个人从**强行突围。**临山,他们一定会以为我们认为**最易突围,所以我们一旦出现在**,前门的守兵必慌来支援。你们见前门守兵虚空了就乘机杀出去”陈平说着看到了站在门边的我,他愣了一会背过身子对王吻说:“你们七个人一定要保护好式微小姐,要记得章田最后的话。”陈平说着暗自给王吻使了一个眼神。显然是要让王吻听清自己的话。王吻会意的点了点头。

正如陈平所料,**杀声骤然响起的时候,前门的守兵纷纷奔去支援,其实谁都心里明白,逢此乱世也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见**传来打斗声谁还愿意守在前门而不去抢功呢,况且他们早已摸清我们的战斗力,若不是想着活捉我恐怕早就一把火烧了草屋。

官兵抓住陈平后方知是计,此时我们已经逃出了村庄。

离村庄不远便是了涡水,蒙译雇来一扁舟渡河。上船之后王吻对骆慧说了什么,忽然骆慧跳下船去,像野兽一般握斧将河边剩下的几只木船逐个凿沉。

船夫们见状都来阻拦。可骆慧已似疯兽,举斧砍下了一人的手臂滚入河里,河水顿时染红大片。此时众人惊舌,连骆慧自己也干愣了半响。站在船上的我见此血腥场面吓得差点昏眩过去。蒙译见我摇摇欲坠,气恼地喊住骆慧,却被王吻拦住。

蒙译明白王吻这么做是不想给敌人留下船只来追捕。只是看到断臂的船夫,他还是无法接受骆慧的鲁莽行径,叹气道:“你砍下了他的手臂叫他日后如何生活养家?”

蒙译说完王吻突然夺过张弩身上的弓箭,拉弦射向断臂的船夫。看着痛苦地挣扎在地上的船夫瞬间安静了,王吻将弓还给张弩。背对着蒙译冷笑一声走进了船舱。蒙译看着王吻的背影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在的王吻更是无所忌惮了,船上的七个人除了我和王伯都是他的旧部,此时他难免有些轻狂。

涡水流往淮水,河中央的一座大山把淮水分为东北两个走向,船夫告诉我们往东靠岸可到楚地,往北就是芒山,而芒山过后就是宿水镇。我们本来是要去宿水镇的,可是现在王吻却坚持要往东走。我的伤势已经好转,之前的顾忌便不再重要。

王伯跪地哭丧着说:自己只是用药物暂时扼制了我的伤情,若不去宿水镇及时治疗恐怕时久延误治疗。王吻却愕然,他觉得扬州名医良药总比宿水镇要多的多,加上本来对王伯就有猜疑,此时对他的话便不以理睬。这个时候坐在蒙译身边的张可忽然站起来与王吻对持。

“难道真要去投效那个谋反的徐敬业吗,我们可以不做这些的”张可站到王吻跟前邹起眉头,抱怨着。

面对张可的忽然倒戈王吻措手无妨,半响只是不可思议地干瞪着他。此时张可开始无法正视王吻锋利的目光,只能惶惶沉下头来。直到现在我还是不能知道,那天的张可究竟是受到了蒙译和王伯的唆使,还是真的发自肺腑的说了那番话。但不论如何在当时他能勇敢的站出来,这件事就已经能让我很感动。直到很多年后我躺在千年寒玉棺椁旁想起他时,还是会有一种涌上心头的酸楚。

那天王吻一剑刺进了张可的胸膛。张可捂着剑刃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吻,他呢喃着倒下,血液沿着剑刃缓缓的流淌在甲板上。

“王吻,你疯了吗?”蒙译拔出剑直指着王吻,此时张弩和骆慧见状都站到王吻跟前握刃戒备。

王吻拔出剑,邪恶的舔了一下剑上的鲜血。“他就是我们当中的内鬼,死有余辜。”

“就去楚地吧!”我打破了船上的僵持。谁心里都明白,张可不会是什么内Jian,只是在眼前的抉择里他冲撞了王吻。王吻也正好借他杀鸡儆猴震摄其他人。我看着眼前的张可无辜地丧命,心里充满了罪恶,也对邪恶的王吻更加心生忌恨。

登岸之后王吻本要杀了船夫却被蒙译阻拦了,于是不久之后船夫领着一队官兵,沿着我们的足迹找到了我们。此时官兵人马不多,在以前倒很好对付,但现在他们又少了五人,战斗力明显的消弱了。王吻见不能与其力敌,只好让林志背起我,往附近的山林里逃。

也不知在山林里奔逃了多久,跑到真的跑不动了才停下来。我们都已经疲惫不堪,又没有水,大家无法再继续赶路。好在官兵没有追来,我们便在一棵松树下驻足休息,那时我已经不堪奔波,虚弱的瘫坐在地上。我有些意识模糊起来,只能泛着白唇不停地喊着水,水。王吻见此便让林志先行一步前去探路,他知道此时已经不能再耽误。我的体质较差,随时会因为脱水而休克甚至死亡。

很快林志在山下领着一个瘦面黑肤的猎户回来了。猎户手里拿着猎叉,叉上还系着山鸡和野兔。

见有陌生人过来,蒙译警觉的抽出剑来直指着他。问林志他是什么人?

“是这山上的一个猎户,他在山腰腹地有一个草屋,现在大家都奔波劳累了,又没追兵赶来不如先在那歇息一晚”林志说着凑上前在蒙译的耳边轻声的说:“你若信不过这个人,我现在就杀了他”

蒙译看着猎户又转回头看了看虚弱的我。他收起了剑。

猎人的家有一个很宽大的院子,院子里种满了茶花,走进去像是走进了一个花园。一间简陋却很温馨的草屋就立在花园岸沿。

走近时,没等猎人开门木门突然蓦地开了。蒙译走在前面,一紧张抽出了剑来。

推开门的是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小女孩迎着猎人笑盈盈的喊着爸爸。她跨着小步抬着胳膊跑出来。头发披散着,尽管干干净净却很凌乱,显然很久没有梳理过。见到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小女孩原本笑嘻嘻的脸凌冷起来。她躲在猎人的腿后面,害怕却又好奇的看着院子里的人。

小女孩有个瘫痪的妈妈,终日躺在床榻上不能劳作,连为小女孩梳头洗脸都很难做到。山上没有良田,家里只能依靠猎人每日在山上捕获的猎物维持生计,倒也安逸。

就这样我又静养了一段日子,伤势也明显的好了许多。猎人每天狩猎捕获些山禽野鹿回来,骆慧会陪着王伯在山林里采些草药同时探察官兵的动向。每当我睡醒的时候,总会发现小女孩采了鲜艳的茶花就放在枕边。这会让原我消除一些焦虑和烦躁。

我抚摸着小女孩零散的头发,小女孩睁着雪亮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姐姐你头上的是什么啊?”这时候我才发现小女孩总是披散着头发。

睡在屋子里的另一个女人,突然咳嗽起来,小女孩闻声马上跑过去盛了一碗凉水端给她。她的妈妈染了重病,小女孩虽然很小却像一个大人一样照顾着瘫痪的娘亲,我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心头酸涩起来,这让我想念起自己的母亲,心里开始难受,自己没有给母亲倒过一盏茶,甚至一碗凉水。现在父亲也死于战祸,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真已是举目无亲了。

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那一天我正在给小女孩梳理头发,忽然感到一阵胸闷,接着骆慧跌跌撞撞地闯进来用粗糙的声音喊着:官兵进山了。

走出院子后,我看着手上鲜艳的茶花心里满是感激,在自己受伤的这些日子,乖巧的小女孩总会采来新鲜的茶花放在我的床边。小女孩会娇滴滴地叫我姐姐,然后轻轻地揉着我的手臂。我突然发现自己很舍不得这样一个乖巧懂事的小女孩。

我止住脚步,从头上抽出自己红色的玉瓒。忽然转身往回跑去,我的头发披散下来迎展在风里,我要把玉簪送给小女孩,我觉得自己该留下什么。

蒙译在身后叫着我,我没有回答,对此我没有丝毫的犹豫,小女孩照顾我这么久,我只是想留下一支不算值钱的簪子。然而当我再回到猎户的院子里时,我才知道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美好。那个简单的报恩的想法,也在瞬间变成了无尽的自责。

我手里攥着玉簪站在开满茶花的院子里。像一只迷途的野鹿般闪烁着眼睛,茫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

早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彩霞披洒下来,茶花林变成了火的颜色。艳红的烈火燃尽了所有和这里有关的记忆。我好像能在烈火咆哮的嘈杂声里,听到小女孩柔弱的声音在叫我姐姐,声音纯洁且沉重。

蒙译追来的时候王吻刚刚从屋子里出来,手上锋利的剑还滴着滚热的鲜血,眉宇紧锁,杀气冲天。看到站在茶花丛里的我正以一种失望和悲愤的神情望向自己,王吻瞬间心慌起来。但只是瞬间,王吻避开我的目光。冷冷地擦着剑上的鲜血走过我的面前。他没有解释刚才做了什么,而我此时心里即明白着王吻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还是喊了一句:为什么,他们都是无辜的。

王吻停住了脚步,他没有回头,他可能会害怕我这双无穷痛恨和绝望的眼眸。他愣了会径直走出了院子。

我在小女孩的尸体旁蹲下,将她的头发盘好,然后把玉簪箫在她的头发上。冷冷的风吹过,我感受到了致命的罪恶。是自己打搅了他们安静的生活吗,同样是活着的人,难道他们的命就卑微些吗?

我轻声的抽泣起来。这时候蒙译走过来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没有说话,世界安静着。曾几何时他也以同样的方式安慰过我。那时候我十五岁,大火焚烧了我的家,我是唯一生还的人。那天我忘记了哭泣,忘记了咆哮,忘记了悲伤,像一尊雕塑一样站在院子里看着自己母亲的尸体渐渐变冷变硬。

蒙译在那个时候冲进屋子里见到我的时候一惊,然后站在一旁看了我许久。他没有马上抱起我逃命,而是将双手短暂的扶在我的肩膀。很多年以后的我还是不能明白为什么这个简单的动作会带给自己那样多的温暖,难道仅仅因为那是蒙译的双手吗?

不知赶了多远的路,我的伤势又一次越发的恶化起来。因为没有很好的处理伤口,伤口已经严重浮肿,有恶黄的脓水流出来。我开始昏迷,不觉人世。

之后的一些事情如今只能去猜想。王伯给我把完脉脸色一定沉的很难看。他掀起我的衣服,把最后一点药给他搽在伤口上,然后摇了摇头走到一边。蒙译不忍注视转身避开。此时若说折回头去宿水镇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有些事却微妙的发生了。就在我昏迷后不久,我们途遇一支奇怪的队伍,不是唐军,也不是楚兵,他们打着大汉的旗帜张罗敲鼓地行走着。

这个年代还有谁会打着大汉的名号呢?想必是什么富贵之人自娱自乐的把戏罢了,便无暇理睬。可是不久一些身形魁梧的人,拿着长矛站在我们跟前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是撞上土匪了。

《鬼玺阴兵》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